广东新动能势猛劲足(纵深·广东新动能观察①)

2019/0116/fc/4c/ea9711c1909134cb9466.jpeg" />

 

  广东佛山(云浮)产业转移工业园氢燃料电动城市客车生产车间。
  梁启华摄(人民视觉)

 

  编者按: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,是推动新旧动能转换的坚实基础。近年来,广东持续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,新动能不断发展壮大。新材料、新能源、生物医药、5G研发、机器人……一系列新兴产业,正在广东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。科技创新,正成为推动广东经济发展的主动力。

  今天起,本版推出“纵深广东新动能观察”系列报道,展现广东新动能发展的亮点,总结其发展过程中的创新经验,并为其他区域进一步高质量发展提供借鉴。

  

  观察广东动能变化,两句话可作参考:早期“东南西北中,发财到广东”;现在“东南西北中,创新到广东”。言外之意,广东的“人口红利”正在向“创新驱动”转变。

  在广州明珞汽车装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姚维兵看来,变化“的确如此”。2007年,从广州本田汽车公司辞职创业的姚维兵,开始做汽车生产线智能设计。他回忆说,“没掌握新技术时,吃了不少苦头,500元的小项目都接。”如今,公司已经拿到了98项发明专利,特别是在开发了全球领先的多车型共线柔性总拼系统后,组装效率提升5倍,年营业额突破10亿元。

  姚维兵的创业之路,广州开发区企业家都不陌生。从食品、日用品、建材、化工、五金等企业“挑大梁”,到新一代信息技术、人工智能、生物医药、新能源、新 礼盒设计 材料等产业“唱主角”,79平方公里的广州开发区正是广东经济动能转换的缩影。

  2018年头10个月,广东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.59万亿元,先进制造业约占六成,而10年前这一占比仅一成多。种种迹象表明,经济大省广东正逐渐摆脱土地、资源、人口、环境等路径依赖,开始拥抱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、新模式,动能转换,质效提升,创新型经济正如高速列车般呼啸向前。

  “转移”与“转型”

  发展遇到“天花板”,倒逼新旧动能转换

  广东新旧动能转换,始于珠三角结构调整。

  11年前,珠三角突遭国际金融风暴“寒流”,一批外向型中小企业“感冒”。深圳市宝安区加工企业几乎关了1/3。广东顶住压力,顺势实施产业转移战略,引导珠三角劳动密集型企业转向周边,减轻土地、资源、人口、环境等压力,俗称“腾笼换鸟”。

  “珠三角经济总量占全省80%,是名副其实的经济发动机。珠三角产业结构调整,动能转换,产城融合,就能大大改善广东发展质量、增强国际竞争力。”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分析,这是珠三角发展的必经之路。

  “动筋骨”才能“强体魄”。广东两大工业重镇——佛山市和东莞市闻风而动。佛山坚决淘汰污染型企业,400多家陶瓷企业关停并转,技术改造,只剩60多家。2008—2012年,东莞忍住经济滑坡“阵痛”,每年拨20亿元扶持高新技术企业。5年之间,广东省建起87个省级产业转移园,珠三角转出劳动密集型企业、淘汰产能落后企业约14万家。

  5年前,广东继续倡导创新驱动,加快转型升级。珠三角人意识到,既要“腾笼换鸟”,更要“扩笼壮鸟”,防止企业外迁“水土不服”、本土产业“空心化”等问题。

  2014年,佛山市副市长许国奉命担任佛山对口帮扶云浮指挥部总指挥,却不按套路“出牌”,不搞低端产业,而是引进氢燃料电池模块、氢能源整装客车、加氢站、氢能源车示范线、氢能技术研究院等项目。“即便是产业帮扶,也不能只顾眼前利益。我们就是认准一个目标,变低端产业转移为高端产业共建,培育支撑当地长远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。”许国说。

  风雨过后见彩虹。2013年之后,东莞经济触底反弹,经济增速重进全省前列。以智能手机产业为例,2017年,全市智能手机年出货量3亿多台,约占全球手机市场1/4。佛山一举摘掉污染帽子,重现“碧水蓝天”,陶瓷业效益不降反升。2013年至今,全市经济总量始终保持全省第三,工业总产值位列全国大中城市第五。

  当2017年结束时,广东新动能厚积薄发,新经济势头强劲。全省3.3万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撑起经济“半壁河山”,区域创新能力跃居全国之首。专家认为,回顾广东动能转换进程,“转移”与“转型”是两个绕不开的节点。如果说产业转移是动能转换“第一季”,产业转型就是动能转换“升级版”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广东新动能势猛劲足(纵深·广东新动能观察①)